快捷搜索:  

青知讲说人

中国青年网北京9月7日电(记者 牟昊琨 通讯员 王培文)近日,《广绣里的(de)国宝》数字藏品系列正式上线“豹豹青春宇宙”数字藏品平台。《广绣里的(de)国宝》精选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绣市级代表性传承人(ren)、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王新元的(de)一组经典作品,分别为:《广绣毛公鼎》《广绣翠玉白菜》和《广绣西周颂鼎》。

“广州制造”:合璧中西,对(dui)话古今

王新元。本人(ren)供图

鲜美的(de)荔枝、娇艳的(de)红棉花、吉祥如意的(de)孔雀,在一枝独秀的(de)“流水路”针法下,广绣的(de)题材意象总是(shi)透着一股浓浓的(de)岭南风。

“洋船争出是(shi)官商,十字门开向二洋。五丝八丝广缎好(hao),银钱堆满十三行。”屈大均的(de)一首《广州竹枝词》,道尽清代广州十三行的(de)锦绣盛景。1757年,乾隆皇帝下旨裁撤康熙设(she)立的(de)江、浙、闽海关,独留粤海关处理中西贸易往来。自此,地处广州的(de)十三行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成为独揽中国外贸持续达85年之久的(de)货物集散地。

广州作为当时中国唯一的(de)对(dui)外通商口岸,广绣的(de)外销也达到了鼎盛时期,其从业人(ren)员有3000多人(ren)。“广绣‘来图定制’业务在清朝末期就已经有了。”王新元说。

一锦一缎,一针一线,素手飞扬,纹样乍现。广绣外销品,氤氲着“千年商都”深厚的(de)历史风尚,具有浓郁的(de)岭南特色,又吸收了西洋的(de)艺术风格,中西融合,深合西方人(ren)的(de)审美趣味,更一度引领欧美的(de)社会时尚。来自东方的(de)华丽刺绣大披肩、洋伞和折扇,成为西方女性的(de)爱不释手的(de)物品。

王新元提起广绣侃侃而谈,如数家珍。与全国的(de)其他(ta)刺绣相比,广绣的(de)一大特点是(shi)远销海外,近年来又“回流”至国内。伴随着海内外频(pin)繁的(de)商品交易,王新元认为,广绣是(shi)当时中外交流的(de)一种媒介,促成了一场“隐形”的(de)中西方文化交流。“广绣正是(shi)在丝绸生产、贸易、消费的(de)深厚底蕴上生长起来的(de)。”

破而后立:从守护家园到守护传统技艺

《广绣西周颂鼎》。王新元供图

广绣,这种看似只有女人(ren)纤纤玉手才能完成的(de)技艺,却曾由男工引领着最难技法的(de)探索,他(ta)们(men)被称为“花佬”。王新元的(de)微信昵称是(shi)“广绣@帛绣郎”。“原来是(shi)拿枪保家卫国、守护家园,现在我(wo)拿绣花针,其实也是(shi)另一种守护,守护的(de)是(shi)传统技艺、工匠精神。”王新元说。

他(ta)小时候就接触刺绣,在部队(dui)退役后又拿起绣花针,所以更珍惜这份事业。王新元回忆,十几年前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,直至现在,这个习惯也一直在坚持。“如果我(wo)今天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肯定是(shi)今天我(wo)没有绣花。我(wo)一定要爬起来,我(wo)怎么也要绣一个小时才能睡。”王新元笑谈,“刺绣中的(de)每一个动作,都成了我(wo)的(de)‘肌肉记忆’。”

扎根西关,穿梭于在大屋和骑楼间,王新元理解的(de)广州城市精神是(shi)“用作品来征服人(ren)们(men)的(de)视(shi)野”。他(ta)喜欢旅游,经常去一些古镇、博物馆来汲取灵感。走得多了,看得多了,他(ta)就琢磨,要创作专属于自己的(de)题材,而不是(shi)某种意义上的(de)“复制”。

2005年前后,辗转数家博物馆汲取灵感后,他(ta)产生了一个浪漫的(de)想法——穿越到青铜时代。“我(wo)很想穿越回去,我(wo)想看看这些精美的(de)青铜器,到底是(shi)怎么铸造出来的(de)。”王新元回忆说。

后来,在《广绣毛公鼎》《广绣西周颂鼎》等作品中,他(ta)完成了这次“文化穿越”。

艺术创新:从“锈迹斑斑”到“翠绿通透”

《广绣翠玉白菜》。本人(ren)供图

带着“文化穿越”的(de)思路,王新元开始了新的(de)探索之路。历经多次尝试和锤炼,他(ta)成功创作出“锈迹斑斑”的(de)广绣青铜器作品,获得了不少赞誉。但此时,他(ta)并不满足,很快开始了新的(de)探索。于是(shi),王新元将自己的(de)目标转向了“翠玉白菜”。

“在刺绣‘翠玉白菜’时,我(wo)遇到的(de)最大的(de)挑战是(shi)颜色过渡。”王新元说。

“因为你(ni)要绣出翡翠的(de)通透感,颜色的(de)过渡决定了这幅作品的(de)难度,因为颜色过渡不自然,或颜色过渡不丰富,就体现不出来文物原作的(de)翠绿通透。”他(ta)进一步解释说。

他(ta)绣了拆,拆了绣,反反复复,用心感受这件文物的(de)“魂”。王新元说,在刺绣过程中,用刺绣的(de)技艺表现它(ta),总感觉少一点“魂”。王新元便查阅各种史料,与“翠玉白菜”来了一场“跨越时空的(de)对(dui)话”,与它(ta)相识、相知。

终于,他(ta)在不同的(de)质地中找到了相通之处,翡翠的(de)水润感,和刺绣的(de)薄透感,有天然的(de)相似点,接下来,他(ta)沉下心去不断雕琢,刺绣作品最终“水”到渠成。在王新元的(de)《广绣翠玉白菜》作品里,丝织品的(de)薄透,呼应着翡翠的(de)水润,“虚实相生,无画处皆成妙境”。

“绣完一幅作品,达到我(wo)满意效果的(de)时候,我(wo)是(shi)很骄傲自豪的(de)。因为我(wo)知道,我(wo)是(shi)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讲述这些文物的(de)故事。”王新元说。

中国青年网;广绣;数字藏品;非遗;王新元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02人留言! 共有:202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